特码诗|香港特码心水论坛
高校專利轉化現狀調查研究
發布時間:2018-09-04

  【編者按】 本期信息速遞通過問卷調查和數據分析,剖析高校專利轉化工作中存在的主要問題及原因。結合國外成功經驗,建議構建完善的高校專利轉化服務體系,將高校的專利技術轉移轉化與當地政府的產業發展規劃深度融合,搭建區域高校專利技術轉移轉化平臺,整合技術、政策、人才、園區、資本等運營要素,加強專利轉移機構的綜合服務能力。

  隨著我國高校科技創新能力不斷提升,專利申請量大幅增長,高校已成為我國專利申請的重要力量。截至2017年11月,全國高校及科研機構當年累計共申請專利375971件,占國內專利申請總數的11.9%;全國高校及科研機構共獲授權專利181837件,占國內授權專利總數的12.1%;全國高校及科研機構持有有效專利624001件,占國內有效專利總數的10%,其中,持有有效發明專利共353016件,占國內有效發明專利總數的25.4%[[1]]。然而,與之不相稱的是,高校專利轉化實踐情況表現不佳,真正實現產業化的科技成果不足5%。近幾年來,我國已出臺《中華人民共和國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以下簡稱為《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等一系列法律政策措施,天津市、上海市、廣東省等省市于近期出臺《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條例》,其余多省市也列入地方立法計劃中。在這種情勢下,高校如何將大量專利技術向現實生產力進行轉化,加強高校服務社會的能力,是值得深入思考的問題。

  針對高校專利轉化的諸多問題,國家知識產權戰略實施(天津大學)研究基地展開了問卷調查,共回收266份有效問卷,97.52%的問卷填寫者在高等院校或研究機構工作,以此確保被調查人群了解高校專利轉化現狀,也能夠深入挖掘高校和研究機構亟待解決的重要問題。本文基于問卷統計分析結果,試圖找出制約我國高校專利轉化的因素,并結合當前立法實際,提出相應的對策建議。

  一、高校專利轉化工作的現狀

  在專利大幅增長情況下,我國高校與研究機構通過建立自己的實驗室、孵化器、為公司提供技術咨詢等途徑,積極探索技術轉移的路徑。但當前高校專利轉化現狀依然嚴峻,主要表現為如下方面:

  (一)高校技術轉化權利不明晰

  當前高校和研究開發機構的專利轉化現狀不容樂觀,70.19%的單位未制定相關專利轉化工作制度,盡管大部分高校與科研機構有實質上的專利管理部門(如84.47%的單位提供專利申請相關服務、77.02%尋找對接企業、73.29%提供法律服務),但仍缺乏明確、細致的專利轉化工作制度,導致高校和科研機構在實際推動成果轉化中,仍存在許多疑惑和難以落實的問題,影響其積極性。問卷顯示,僅有18.64%的高校和科研機構專利轉化率高于30%,專利轉化率在10%以下的單位占比最高。此外,75.16%的單位內部未設置服務于專利轉化的專門機構,在科技成果轉化過程中,行政職責的缺失使得專利轉化工作銜接存在障礙,降低專利轉化效率。

  (二)科技人員缺乏實際轉化的積極性

  科技人員既是科技成果開發者,也是加快轉化的促進者,雖然已出臺政策明確保障科技人員在成果轉化中的權益,但實際操作依然面臨制度難點。問卷收集結果來看,專利成果轉化后的收益分配方式不統一,有13.66%的單位享有全部收益。同時,有93.17%的被調查者認為,應該將50%-80%的專利轉化收益分配給發明人,6.83%的被調查者認為,應該90%的專利轉化收益應歸發明人所有。

  在《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出臺之前,我國實行“誰投資、誰受益”原則,國家財政資金研發的科研成果所有權歸國家所有,對職務發明人主要采取精神獎勵方式,并未給予職務發明人轉化收益分配權。成果轉化收益分配機制缺失是阻礙成果轉化的根本原因之一。《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不僅大幅度提高了職務發明人、或在科研成果研發過程中做出重要貢獻的人員等獎勵標準,同時以轉讓、許可和作價投資的方式轉化職務科技成果的,不低于轉讓、許可凈收入或作價出資獲得的股份、出資比例50%給予獎勵和報酬;另一方面,賦予高校與科技成果發明人就獎勵與報酬進行約定,且約定獎勵標準不得低于法定標準。部分省份已經出臺促進科技成果轉化實施細則,以安徽省為例,該省將職務科技成果轉化的獎勵和報酬法定標準提高至70%。我國立法在此領域內對于收益分配標準已遠遠高于國外對于科研人員30%-40%的分配比例。然而,高校和研究開發機構對科技成果轉化人員的評價和管理制度不完善,“重論文、輕成果”“重立項申請、輕成果轉化”等現象依然存在,一定程度影響了科技人員從事成果轉化的積極性。

  (三)技術交易市場無法滿足專利轉化需求

  技術交易活動是科技成果轉化為現實生產力的重要途徑。高校科研活動常與市場的需求有一定距離,二者無法有效地交流、合作與銜接。在專利進入市場過程中,科研工作者由于不是權利人而處于被動的地位,只作為具體研究人員進行技術的介紹、解釋,而缺乏對技術的主動推廣。高校管理層由于缺乏專業知識而導致其技術推銷能力不足,另一方面由于科技成果較多,加之技術中介機構的欠缺,轉化也成為一個較長時間的低效率的過程。并且,在專利技術盈利之前,其保有需要資金的投入,這種對價的承受是有些高校不愿意承擔的,這種情形直接影響了高校對專利的測評和推廣。

  我國各地已建立了一定數量技術市場、技術轉移機構、產權交易平臺等,但對企業需求和大學、研究開發機構科技成果信息,掌握得不充分、不完整,在科技成果交易和轉移上發揮的作用明顯不足。在技術轉移市場中,由于專業性強,交易對象十分有限,企業所需的新技術,可能只有幾家或十幾家科研機構能提供,而這些科研機構的成果信息大多公開,通過互聯網就可以查詢,因此大多數企業并不需要中介機構提供交易信息,換言之,傳統經營模式的中介機構并不符合市場需求。此次問卷調查中,82.61%的被調查者認為應完善技術轉化的綜合服務平臺,66.46%的被調查者認為中介機構服務力度不夠。當前存在的中介服務機構中,綜合性機構多,專業性機構少,存在功能重復、業務交叉、服務項目單一、資源調配能力差和“小、散、亂”等問題,急需一支專業化、多功能型的技術經紀人隊伍,以滿足龐大的技術交易市場的需求。

  二、高校專利轉化率低的原因

  (一)缺乏資金支撐途徑

  目前高校科研成果專利保護和轉化不足的最主要原因是機制不暢和資金不足。問卷結果顯示,81.37%的被調查者認為,資金缺乏是阻礙單位專利轉化的主要外部因素。由于專利保有和專利轉化的高成本,特別是我國高等院校資金主要源于國家撥款,國家對科研的支持是當前高校科研的主要動力。缺乏良好的資本市場和金融環境,嚴重阻礙了科技成果轉化及產業化的速度與水平。相比之下,日本不僅在全國各類大學中建立知識產權管理本部,并給予資金上的大力支持,同時成立了區域知識產權戰略總部,在產學研合作開發項目給予資金上的支持。 這些資金扶持的舉措積極推進了大學的創新能力。換言之,缺乏風險投資、足量投入,科技成果轉化市場的有序良性發展難以得到保障和維系。

  (二)專利轉化平臺缺位嚴重

  在專利進入市場的過程中,科研工作者由于不是權利人而無法處于主動地位,只進行技術的介紹、解釋,而缺乏對技術的主動推廣。學校管理層一方面可能因為成果太多,人手不夠而將一些成果擱置,加上技術中介機構的欠缺,即使有足夠的專利,其轉化也是一個較長時間的低效率的過程。當前市場缺乏專門的中介服務平臺,高校無法了解科研成果專利情況及市場需求。在日本設立的筑波科學城與韓國設立的大德科學城中均為中小企業與大學構建合作平臺,提供交流機會,免費提供專業技術人員為企業做咨詢,這一設置為高校等研究機構與企業的合作提供了便利,助力專利轉化。此外,韓國工業產權局加強與當地專利咨詢機構和網上專利技術市場,如ip-mart的聯系,鞏固高校通過專利技術轉移獲利的模式,進一步增強其知識產權管理能力。這都表明,專利轉化服務平臺的建設將促進專利轉化工作的進程。

  (三)轉化服務機制不健全

  科研是現代高校與教學并列的目標之一,而科研的專利化又是對科研最有效的利益保護機制。在高校內部,大都建有技術轉移中心、科技處、科研院、科技園、投資公司等內設或獨立機構,負責高校的技術轉移、投融資和知識產權管理工作。但各機構運行機制不健全,人事關系復雜,缺少熟悉專業、市場、法務方面的人才以及留住人才的有效機制,難以有效參與市場競爭,不能很好地為技術轉移提供服務,目前大部分專利技術的申請、保護工作主要由教授或團隊負責,也由此導致沒有系統完善的工作制度確保專利轉化工作得以實施。

  反觀發達國家,1987年,劍橋大學針對英國各研究理事會資助的研究項目,制定了第一個正式的知識產權管理辦法。2002年7月24日,劍橋大學校務委員會和綜合委員會聯合發布了《劍橋大學關于知識產權權益的報告》。知識產權管理相關的權屬分配、效益劃歸、人員服務等事項均有所保障,在實現知識轉移、促進經濟結構調整以及振興地方經濟等方面所發揮的積極作用也得到了政府和社會的廣泛認可。

  (四)技術轉化信息不對稱

  近年來,從國家到地方,陸續出臺了很多促進專利技術轉化的指導性政策。這些政策為企業投融資、專利抵押貸款等提供了很多便利,使專利在企業技術研發、生產經營過程中發揮了極大的價值。但在推動高校專利轉化方面的導向作用明顯偏弱,政策均偏向宏觀且可操作性較差。雖然在多項政策中規定了專利轉讓實施后,發明人所應獲得的獎勵金額,但卻沒有規定若單位不予獎勵所應承擔的責任,而且目前尚無任何監管措施,致使大多數高校并未落實這些獎勵政策。以上這些因素都直接導致了高校在專利轉化工作中內生動力不足,長期處于“守株待兔”的被動接受模式,加之目前沒有一個高校與企業的互動交流平臺,使高校與企業之間的信息溝通變得越發不暢,信息的不對稱性越發明顯,專利轉化的“信息鴻溝”越來越大。

  三、提升我國高校專利轉化工作的發展對策

  高校作為科學技術的原始性創新重要基地,已成為先進技術的“孵化器”。高校科技成果轉移轉化工作,既要注重以技術交易、作價入股等形式向企業轉移轉化科技成果;又要加大產學研結合的力度,支持科技人員面向企業開展技術開發、技術服務、技術咨詢和技術培訓。

  (一)提高對專利轉化的金融支持力度

  原來高校科研成果的研發基于國家財政資金,被視為國有資產,高校無權進行自由使用、處置;《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實施后,賦予了高校科技成果自主決定權,高校擁有自主轉讓科技成果或者對其科技成果進行估價投資的權利。盡管國家鼓勵多種資金流入為科研成果轉化提供支持,但尚未在風險投資及其他融資方式進行稅收、財政優惠政策上給予其傾斜支持,為風險投資發展創造良好的外部環境;同時,應拓展融資渠道,善于吸納社會資金及境外資本,為科研成果轉化提供充足的資金支持。

  建議通過制定實施財政、金融、擔保等方面的政策,促進政府財政、社會商業性、政策性金融機構以及保險機構等合力支持企業科技成果轉化,彌補市場機制引導企業成果轉化在資金、風險等方面的缺陷和不足,實現科技成果轉化市場的有序良性發展。

  (二)構建專業化專利轉化服務平臺

  應鼓勵健全科技成果轉化中介服務體系,將研究所、大學、工業實驗室按照不同專業集合到一起。韓國政府在大徳科技園區設立中小企業綜合支持中心、技術開發洽談中心和新技術成果實用化支援機構,為中小企業提供情報、咨詢、創業支持、資金支持、技術開發支持,幫助企業實現新技術成果商品化;建立以產品為主線的科技開發體系和開放式的研究開發網絡,實現園區內尖端研究設備資源和技術信息的充分共享,促進產學研協作,使科研成果能迅速應用于企業生產,產生經濟效益。

  中介服務平臺可以幫助科研成果買賣雙方獲得有效信息,降低交易成本,大幅度提高科技成果轉化效率。通過技術平臺交易,能夠實現以市場為導向、需求為導向的科技成果轉化,也保障科技成果研發與轉化人員能夠獲得實在的收益,激勵和促進科研人員持續不斷的創新成果并向生產力轉化,對于建立有效的科技成果轉化良性循環機制大有裨益。

  建議完善激勵中介服務提升、中介工作者培養的政策措施,對于促進專利轉化成功的中介機構和服務者給予一定比例的獎勵,同時在大數據技術、互聯網應用等方面提供信息支持,以此促進高校專利轉化。

  《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的實施,在高校科技成果產權歸屬、交易方式等方面帶來了利好消息,部分條款在推動科技成果轉化力度方面甚至超越了美國《拜杜法案》,教育部頒布實施的《促進高等學校科技成果轉移轉化行動計劃》,也從制度建設、平臺建設、服務模式、專項計劃等方面推動高校科技成果向現實生產力轉化。我國創新發展需要大量的高校專利技術向企業轉化,形成生產力,帶動地方經濟建設。在此過程中,需要政府、企業、高校三方共同努力,互相支持、互相配合。重視專利轉化,打破傳統思想,建立以市場為導向的管理理念,改革現有考評體制,加強與政府和企業的縱橫聯合,使專利不再單單是業績考核、高校排名的工具,使其價值得到真正體現。(天津大學法學院 俞風雷、劉文文供稿)

  本文僅代表研究基地專家觀點,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1] 數據來源于《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業務工作及綜合管理統計月報》2017年第11期。

特码诗 187极速时时开奖网站 重庆时时后二经验 注册送五十彩金的彩票 极速快三从哪看走势 手机游戏俄罗斯方块 广州休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英国时时彩在哪看开奖 mg4355一站 滚球大小球预测软件 双色球二元网带坐标连线走 187极速时时开奖网站 重庆时时后二经验 注册送五十彩金的彩票 极速快三从哪看走势 手机游戏俄罗斯方块 广州休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英国时时彩在哪看开奖 mg4355一站 滚球大小球预测软件 双色球二元网带坐标连线走